买好的基金 赚时间的钱


  买好的基金 赚时间的钱
  从“老牌劲旅”富兰克林基金公司新兴市场部门的分析师成长起来的林伟杰,从骨子里流淌出诚实敦厚的味道。聊了近2个小时之后,印象最深刻的莫过于他对于投资股票驾轻就熟的自信。这位超级信仰“价值投资”的总经理说,那些能够分享证券市场成长的投资是最好的投资。
“新兴市场之父”的徒弟
林伟杰的办公桌案头放着本马克·莫比尔斯的著作《Passport to Profits》(通向盈利之门)。这位光头的性格明星曾被纽约时报评为20世纪十大投资大师,和巴菲特齐名。也正是他第一个提出到新兴市场投资的理念,被华尔街日报称为“新兴市场之父”。

当话题自然的落到莫比尔斯身上的时候,林伟杰说,“莫比尔斯曾经是我的上司,我跟着他

工作了很多年,我们几乎走遍了全世界的新兴市场,包括中国。”这个话题令人倍感振奋,当我们不免抱怨中国股票市场混乱的格局的时候,林伟杰毅然拿出投资大师徒弟的风范,“不管在多么低迷的市场里,其实都有办法找到值得投资的公司。即使是巴西这样的国家,平均每3到4年来一次金融风暴,当时我们依然挖掘出不少有价值的公司,而且我们管理的基金同样能在那里取得骄人的业绩。”

“我是彻底的价值投资者”——林伟杰的解释是这样的,一个真正成功的价值投资者能够开发出其他人不曾发现的价值。“比如有一家上市公司,你发现它实际上值3块钱,而它现在的股价只有1块钱,这就是价值。我们的做法是以1块钱买入,而后放在那里长线投资,也许需要很长时间其价值才会被认可,而后股价上涨,直到我们觉得股价相对于公司本身的价值已经得到释放的时候,我们才会抛出。”

但问题是,如何才能发现股票的价值呢?多数人的困惑莫过于此。除了传统的分析财务报表,林伟杰说最根本的方法就是“拜访上市公司”。“过去我跟着莫比尔斯工作的时候,我们所在的富兰克林基金公司新兴市场部门有一架自己的小飞机,通常我们会亲自拜访那些感兴趣的公司,我和莫比尔斯的足迹几乎遍布南非、巴西、墨西哥、波兰、俄罗斯、印度、土耳其、韩国等等各个新兴市场国家。我们到南非的金矿里面看工人如何工作,也到俄罗斯看石油工厂的工作状况,只有实地考察之后,你才能真正判断一家公司的好坏。”

他举了个例子。“当时有一家上市公司,他们在财务报表里宣称自己公司的盈利如何如何可观,但是当我们到那家工厂以后却发现,半天都没有一辆卡车进出工厂,而仓库里的现货却堆积如山,显而易见,实际情况和财务报表严重不符。”

当然,衡量公司价值的复杂性远甚于此,经验、感觉、专业素养、战略眼光、判断力一个都不能少。林伟杰说了个小故事。若干年之前,他和莫比尔斯一起拜访一家生产维生素药片原材料的公司,当时全球范围内对维生素药片的原材料供不应求,因此这类公司通常业绩骄人。那家公司有不错的设备,生产线,但是地上非常之脏。于是莫比尔斯低声对他说,“地上这么脏,他们生产的药你敢吃吗?”林伟杰说,“问题的实质是,这家公司当时辉煌的业绩主要得益于全球范围内巨大的需求,因为需求大,所以他们的产品自然卖得好。但是这家公司内部的管理,或者说他们真正的竞争力可能不高。”

买好的基金,赚时间的钱

8岁起随父母移民之后,林伟杰的学生时代是在美国度过的。“和中国人的习惯不同,美国的教育最为强调独立,一般的美国小孩从15、16岁起就开始打工挣零花钱,所以从很小的时候开始,美国孩子就有理财观念。”

在少有华人的北卡罗来那州,林伟杰的生活也迅速的“美国化”。中学时代,他曾经在父母朋友的中国餐厅里打工,收盘子,洗盘子,点菜服务生,几乎所有的岗位他都轮流做了一遍,不菲的工钱全用来交了学费。到了大学,他则依靠奖学金读完了博士学位,空闲时间在学校宿舍兼职当值班员。“多余的零花钱,我曾经用来买过基金。当时有些同学热衷于炒股票,不过因为我所研读的氏双学位,课程紧张,根本没时间每天跟踪股价,研究公司基本面,自然而然基金成为我投资的首选。”

确实,20世纪80年代的美国,共同基金行业迅速崛起为华尔街的新贵,再加上股票市场的繁荣,还是大学生的林伟杰对于含有股票投资的基金充满信心。这一“思维习惯”保持至今。或许是职业的原因,林伟杰后来对股票的热情更是有增无减,于是决定投资品种的时候,股票型基金突出重围,成为他个人的投资组合中当仁不让的“主力”。当然,弃股票择基金还有不得已的苦衷,“在美国,证券从业人员虽然可以买股票,但是买之前,或者抛之前都要申请批准,太费时间。所以还是买基金省时省力。现在到了中国工作,国内的基金,股票我们都是不能投资的,狭小的选择面促使我只能投资美国的基金。”

至于选择基金的标准,林伟杰说的很简单,“选择好的公司,好的投资团队,并且有稳定增长的基金”。他用行动诠释了这句话的含义——全部买了自己公司,也就是富兰克林集团下的基金。这家老牌基金公司是美国最大的上市基金公司,差不多有60年的历史,管理着超过3700亿美元的资金。“在美国,偏股票型基金的分类比中国复杂的多,我们最老牌的一个收益基金和公司的时间差不多长,有60年,平均下来每年大约有10%到11%的增长率。这个基金我自己也买了。”“我比较喜欢以每年稳定增长为目标的基金,有些基金某年可以达到30%甚至翻番的增长,到下一年就亏光了,风险太高。”

也正因为他欣赏“稳定增长”型基金,林伟杰更倾向长期投资。他说,自己曾经持有基金的期限最长达到了5年,一般在2到3年左右获利了结。“这个基金5年下来,平均年收益率大约为12%到13%,我感到很满意。”林伟杰对长期投资不无感慨,“如果60年前有人买了10000块钱的富兰克林收益基金,60年后就有300多万。”

冒险、保险、投资,一个都不能少

一如他诚实稳重的外表,林伟杰的投资风格异常稳健。因此在谈起失败经验的时候,他想了半天才记起一件尘封往事。“曾经有几年,我在中华网作CIO(首席投资官),当时很流行风险投资。有几个工程师作了个项目,然后找我入股,结果这个公司运作了1年多就没了,钱全都打了水漂。”“风险投资如果运气好的话,回报率可能是几倍、几十倍甚至几百倍,但是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回报高风险也高,我正好遇到的是高风险。”说话间,林伟杰无奈的耸耸肩。

所幸的是,他为自己打理的投资组合分散了整体的风险。“做一个适合自己的投资组合很重要,少部分钱放银行,25%左右买货币市场基金,因为流动性好,收益比银行存款高,然后30%到40%的钱买基金,10%左右买保险,还有一部分钱用来买房子,或者做些高风险的投资。年轻人可以多做些风险高的投资,中年人最好还是以稳健投资为主,比如象我这样。”

“保险我是在香港买的,主要是意外险和健康保险,万一发生意外状况,多少有个保障。保险的主要功能是保障,而非投资,因此投资类型的保险我从来不买。”刚来上海不久的林伟杰说,下一步的打算就是买房子,“上海的房价可能是有一点泡沫,不过买房子最重要的除了地段还是地段,比如静安区就这么大,房子就这么一些,房价不可能大幅度下跌。”他说,“我在香港工作很多年都没有买房,买房与否和经济基本面有很大关系,目前看来中国大陆长期的经济发展向好,所以我觉得居住在这里的人都可以买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