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恩测市:跌是涨的理由


 关于股市的涨跌,是一个永恒的话题。从哲学的角度来讲,上涨之中孕育着下跌,而下跌不仅跌出了市场机会,也是为了更好地上涨。所以说,跌是涨的理由。

  不过,怎样看待市场的跌,换言之,如何界定市场的结构,是把握市场涨跌的基础。譬如,当市场明显地反映走完了一个浪型结构后,接下来肯定会进入另一个浪型结构之中。就从深圳综合指数的日K线图看,在艾略特的波浪理论之中,艾略特认为,当波动发生延伸时,将会使得此一波动序列形成大小相似的九波,而不是一波的五浪。此时,有时发生延伸的波动部分,其每次延伸波的波幅及时间,几乎相当于其它四个主要的波动。深圳综合指数从5月15日至今的这三个波段,所反映的是整个上升推动浪之中的延伸。如果要定义下来,也可以把自去年12月29日至今的整段升势划分出九个子浪。不过,在此需要说明的是,在波浪发生延伸之时,由于是浪型发生变异,所以允许某些波浪之间的顶底相重叠。   至于第(9)子浪,或曰第(5)子浪的第⑤孙浪的顶点,应该到达一个怎样的水平位置呢?深市在6月28日见到610点点位上,距616点仅相差6点,而时间上,与曾指出的6月30日相差2个交易日,即平均每天为3点,时间与价位上几乎同时达到。江恩理论认为是市场出现共鸣,这时市场作用力最大,往往是产生趋势逆转的关键点。

  如果市场从此真的转入调整,那么将会是以怎样的形式出现?这必须追朔到去年5月17日的市场低点为开端,从历史的波浪结构看,自去年5月17日的308点开始,市场已进入另一组上升推动浪之中,其第1浪、第2浪均已在去年运行完毕,第3浪起于去年12月29日的394点,而终点即是目前我们正要预测的高位。思路理顺到这里,那么,即可以判断,即使第3浪已经走完,紧跟其后的是第4浪的调整,随后还会有第5浪的上升,这样才完整地走完了始于去年5月17日的一组上升推动浪。所以,第4浪的跌,是第5浪涨的理由。没有第4浪的跌,第5浪就不会出现。当然第3浪有没有走完,目前仍是市场争论不休的焦点。

  退一步说,6月28日出现的这一个历史高位即使不是历史高位,那么,7月6日前后市场也会十分敏感。
  另外,在时间循环周期上,从1999年5月17日起计算,至今年6月28日是第270个交易日,而到去年6月28日,是第30个交易日,270个交易日是30个交易日的9倍,彼此也有一个互为波动性的系数。江恩理论之中是比较看重市场长、中、短循环周期之间的相互关系的,他认为,当市场的长、中、短几个循环周期产生共振时,极可能使市场出现转势。

 在今年这一波行情之中,在连接2月17日、4月11日、6月7日三个高点的压力线,市场在6月28日上试过阻力线,但是无功而返。在没有突破这一条压力线之前,均可认为市场仍受制于整个上升楔型的约束,而且这个上升楔型随时可能引发市场转入调整,尤其是在触及到阻力线之后,更会产生反冲的力量。

最后从KD指标来看,日K线图上,还在2月14日、3月30日,K值就达到94的超高值,而6月2日K值只在93.15,6月28日K值为88.47点,这些所反映的是,尽管股指在不断飚升,但K值却有背驰的现象,这一点也不能不引起我们的留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