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怎样指导投资者提早逃顶银广夏的




我是怎样指导投资者提早逃顶银广夏的

银广夏天津子公司涉嫌作假的消息经《财经》杂志披露后,中国证监会已立案调查。有分析认为,银广夏一旦复牌,最起码有连续5个以上的跌停板,无数的投资者将蒙受巨大损失,除了许多中小投资者外,不少机构投资者亦未能幸免。据8月10日《上海证券报》报道,上海金陵共持有银广夏712万股,平均持仓成本31.26元。另据公开资料分析,景宏基金持有该股700万股,平均成本不低于30元,而自去年底以来,该股区间成交量极度萎缩,说明景宏没有撤出。8月2日银广夏停牌收盘价30.79元。如此说来,若该股复牌后连续无量跌停,上海金陵及基金景宏将损失惨重。这就说明,景宏基金等未能找到判别该股投机价值极限高点的方法。   事实上,对于银广夏,我是很熟悉的,倒并不是因为了解该公司的什么内幕,而是因为我曾与机构投资者一起探讨,通过技术市场的方法成功把握该股的历史高点并指导机构投资者全身而退。2001年2月,我与我部机构投资者马文良先生就以银广夏为例进行讨论,当时我就向马先生提出,银广夏在今年2月达到投机价值极限高点后将不可能再上涨,未来也许会有反复,但其中长期下跌的趋势是必然的,应全部减仓出局。2001年6月6日,我在《香港商报》发表题为“银广夏:长期下跌果断出局”的分析评论,认为银广夏将长期下跌,建议投资者择高点全部减仓出局,以免重蹈环保股份在1年半最大下跌73.42%的巨大损失。当时为何提出如此明确的投资建议?倒并不是因为我知道什么内幕,当时我们压根儿就不知晓银广夏会出事,而只是探讨通过技术市场研究把握个股投机性价值的极限高点。
  当时提出“银广夏将长期下跌建议果断减仓出局”的理由基于:其一,机构主力介入银广夏较早,运作周期长,并已累计巨大涨幅。从历史趋势看,该股自上市以来股价一直稳步上行,机构主力参与迹象明显,而实力派主流资金介入该股始于1999年底,自此以后该股进入了主升期,由此成为2000年以来的大牛股,自1999年12月启动基点6.39元至2000年12月29日盘中高点37.66元,最大上涨589.36%。在长期巨幅上涨之后,风险已经高度累积;其二,某咨询机构曾大力推荐该股,更为某咨询机构人员著书称该股为中国第一蓝筹股。值得注意的是,以上是在该股已累计巨大涨幅之后所出现的。这就不能不引起投资者的警觉;其三,该股运行到2001年1月之后,许多技术指标已严重钝化,背离程度十分明显。当然,这从日线指标是无法做出判断的。我们可从中长期周月线指标来分析。今年2月5日前后,该股周KD之K值为81.61,9周之MACD之DIF为3.36,作为资金动能指标之OBV高达84198。同是2月5日前后,该股月线KD之K值为93.09,9月MACD之DIF为7.07,作为资金动能之OBV高达45204,几乎已达到极限。而没有了上涨的动力,自然就有了下跌的动量;其四,更为重要的是,按数量时空理论分析,该股在今年2月刚好达到数量空间曲线所跟踪的该股中长期股价的极限高点亦并已完成了确认,无数的市场统计检验证明,个股一旦形成这种特征,将必跌无疑。正是基于以上分析,我才于今年2月指导机构清仓银广夏及于今年6月于《香港商报》撰文指导投资者果断清仓出局。
  这也说明,有效市场理论是正确的,通过技术市场研究可以找到强势牛股之最佳卖点即把握个股投机价值的极限高点,这可以帮助机构及其他投资者提前6个月以上能预知强势牛股之未来走势,帮助其实现巨大利润及回避巨大风险。这对于券商的投资银行部门而言,亦是十分有用的。因为,在某只个股的投机价值达到极限高点以后,券商再承做其增发项目,将面临失败的巨大风险。换言之,对于已达到投机价值极限高点的公司,券商应放弃承做其再融资项目,以免使自己深度套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