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市过来的老人们谈熊市(2)


  上证每天成交量只有50--100亿左右,不过当时200亿以上算天量了,呵呵,现在应该不容易见到了,并且国家不断出台一系列利好消息,可股市就不见涨,

  64的四川长虹跌到6.3(最低4元多)都没人接盘

  熊市时候营业部的年轻女员工白天上班,晚上**(大家可以查阅90年代证券报)

  北京那个西北证券,物美超市边上,四环边上那个,有次我去,大厅里面有:椅子几排,屏幕一个,笤帚一个,保安一名,女营业员一名。见我来了,追上来问我你开户吗?开户吗?多少资金什么的。 给我拿笔啊搬凳子啊很热情。下午人逐渐多了起来,有些老人拿着螃蟹蔬菜什么的和别人讨论超市里蔬菜的价格,有人打毛衣,有人讨论在国外的子女生活,还有人慢慢的就睡着了被保安叫醒了说关门下班了。现在手里只有一张西北证券的卡,听说倒闭了还是怎么地被南京证券怎么地了。不过当时那个证券门口停着一辆红色的宝马,经常停在那里,朋友们都说,瞧,那是大户的,有钱人,90万才能上大户室。偶的股票从10万到1万。

  就拿最近的一次来说把:2000年到2005年,这期间,赠券公司倒闭了一半!股市日成交金额很多天低于40亿,云南铜业最低不到4块钱,那个时候,谁在证券公司上班,都不好意思跟别人说!

  在熊市经历快一半时,大部分人以为是正常调整,只有当熊市快结束时大家才醒悟,妈的个逼,老子遇到熊市了

  大家不要太惊慌,经过股权分置改革后,今后的熊市会变得较短,不会再象01年到05年那样的超长熊市了。我估计,接下来的熊市持续1-2年。出差到外地,当时看行情很难,主要看报纸,看到路边一家营业部,心想正好去看看行情,推门一进,厅里没人,柜台里有2个小姐,用奇怪的眼神看偶,偶很疑惑,还以为走错了地方,抬头一看屏幕,没错,能看行情,为了省电还是怎么的,营业部只放上海行情。

  曾经有天见自己的票一个小时都没有成交,自己给它对冲一手弄出开盘价。也就是玩玩。后来知道这样做的人不止我一个,有一个玩得过火,一手就拉出个惊人升幅(具体多少不记得了),结果上了报纸,给交易所查了,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处理了。我有一个科长,当时拿了5万元,买了2000股“达尔曼”,差不多25块钱一股。她一直没打理,就放那。结果,股票慢慢的阴跌,最后跌倒2快钱。5万变四千。最后,就这四千也没拿出来。“达尔曼”的董事长卷钱跑路了。“达尔曼”随后就退市了。现在在三板市场上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我经历过两次熊市,现在还远远没有到底,但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熊市也不是一下就到的,熊市有个作为股民群体特征就是:等到有人开始用菜刀剁自己的手指头诅咒发誓说一辈子不碰股票了,那么那个时候熊市就进行了一半了.还有就是谁也不谈股票了,谈股票的都是败家子的象征,是脑子进水了.(1818股票期货学习网 http://www.net767.com收集整理)

  我2001年25元买的东方通信,最后一次看的时候是1.97元。现在大家还沉浸在牛市习惯性思维中,再过二个月,估计没人敢抄底了,新股民资金腰斩的人数会越来越庞大.

  股票天天跌!股评家就是衰神的带名词!交易所里个个面如死灰。不炒股的朋友和亲人都把你看成败家子、赌徒。所谓技术派人士分析出来的铁底一个接一个被打穿炒股的朋友越来越少,这个离婚了。那个有点神经了。我清楚的记得当时的希望之星出现后。好多老股民买票时手指在操作机上不停的发抖!

12下一页   2006年重新回来,第一次买股,真的是手抖发颤。买过之后还心有余悸。

  唉。一把辛酸泪

  我记得那时候经常开盘半小时后我的股票还没出来开盘价,以为是停牌,上交易所网站查半天没发现停牌公告,才知道是没有委托下单不是停牌,很多人从大户室被踢到中户市,再从中户室一脚踢出来。就像包养**,倾家当产,最后给不起钱的嫖客一样。熊市是过后的牛市对之前的提法,熊市过程中当时提的都是‘平衡市’,‘猴市’、‘中级调整’之类.很少直接说是熊市.

  我01年进的,一开始还看看,后来不看了。再后来,我已经忘了还有股票了。

  92年那时候的大跌我没有经历,我的老师倒是抗住了,按照他的说法,“每个昨天都是新高”。但运气不错,他LP就是那时候找到的

  熊市还有一个特征,就是政府不断出利好,市场只当是放屁,

  那时侯券商每天佣金不够交电费的

  熊市开始的一个标志就是ZF开始减印花税了。

  熊市走法如同现在的000002万科,601600中铝。一个台阶接着一个台阶下挫,近期的底部变成了暴跌之后下次再反弹的顶部。

  某日偶然在报纸上看到有关股票的说法,就想学着抄股,而且还将资金分成3批,每下一个台阶抄底买进一批,在下第三个台阶之后我以为见真低了,第三批就满仓抄底了,没想到一开始就抄在熊腰上,短短几个月就跌了40%,全部套牢。我接手我妈的账户时,2个股票缩水80%,一个退市~

  卖的时候基本都是一手一手的卖,还要喘半天气,没办法,一下挂出10来手,就怕盘口形成打压,股价就嗖嗖往下掉.

  我们的交易所在行情最低那天只来过两个人,一个是无业的股民躺在椅子上睡觉,还有一人前天刚从海南回老家(我们那里)听说是搞了点钱一心想炒股,那天拎了三十万想入市,但看到交易所空无一人,吓得不敢买跑回去了.后来不多久政府救市股市大涨,此人后悔莫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