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角形波浪中的技术因素(图解)


在少数情况下,一种人类活动会为另外一种人类活动提供确认和相互呼应。如图83所示,该图描绘了从1928年到1943年1月三种指数,即伦敦工业股指数、道琼斯工业股指数以及美国的生产力指数。生产力指数的基础数据来源于克利夫兰信托公司。中间那幅图是道琼斯工业股价格指数,该图记录了从1928年11月常规的市场顶部一直到1942年4月的三角形五浪。该三角形的第2浪、第3浪以及第4浪每一个都大致相当于前一个浪的波动幅度的61.8%。我们刻以通过它的轮廓、持续时间、波浪结构以及每一浪相对于前一浪的波动幅度比率,确认这个三角形形态的存在。从1921年到1929年这八年间的市场膨胀,最终导致价格迅速杀跌到1932年,在此期间价格一共运行了34个月。市场由此形成了一个对称三角形。它仿佛是一个钟摆。即将从运动状态过度到停止状态。这个三角形并没有受到发生在这13年之中以下事实的影响:从共和政体到实施新政的政府、美元贬值、拒绝履行政府债券的黄金条款、总统两届任期先例的打破、1939年开始的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及生产能力的大幅提高。生产力指数从19年开始上攻,直到1941年6月走完五浪。最上面部幅图是伦敦工业股平均指教,在1929年并没有与纽约股票市场亦步亦趋。该指数先是在1929年1月达到了140点的顶部,继而在1936年12月到达143点的峰值。而它在1932年和1940年的最低点却相互呼应。均为61点。从1940年至1943年1月,该指数上攻到了131点。在1939年1月26日到7月28日之间,伦教工业股平均指教走出了一个三角形波浪。伦敦股票市场曾经在1720年、1815年和1899年走出它的最高点,期间大约相隔89年(斐波拉契数字)。英国股票市场是否会出现,以及在何时出现市场膨胀,它不会与我们美国的股票市场亦步亦趋。在1857年到1928年的这段时期之中,曾经经历了三场战争,分别是美国内战、美西战争以及第一次世界大战。尽管如此,超级循环浪的运动形态却完美无缺。股票和商品市场波浪图,从来没有同时性地上演过市场膨胀现象。因此。假如商品市场价格在高位徘徊,那么我们可以推论,同一时期的股票市场不会进行类似的行动。商品市场在1864年和1919年均发生过市场膨胀现象,二者之间相隔55年。当时一位财经记者曾经这样写道:来自萨莱诺的利好消息让股票市场上涨。而8月份来自于西西里岛的相似的利好消息却让股票市场下跌。这一事实使研究者们得出结论,即8月份的市场表现是基于技术上的因素而非军事事件。曾经有一天。伦敦经历了一场激烈的闪电战。伦敦的股票价格上涨而纽约的股市下跌。两个国家的财经人士都认为,闪电战是股市涨跌的原因。同一个时间,伦敦是上涨的趋势。而纽约是下跌的趋势。它们分别沿着自己三的趋势形态前进,而不管哪里发生了闪电战。同样的市场波浪行为,在7月25日墨索里尼的垮台之后重演过。综上所述,技术因素永远都在支配着市场。